小学数学专业网

让奥数回到奥数,别让奥数中了商业化的毒

杨咏梅 实习生 孙欣

  在北京中关村以老教授教小孩闻名的奥数老师刘治平,退休前是北京科技大学物理系的副教授。十几年来,刘老师编写华罗庚数学课本,进行数理超常启蒙教育的研究,教小学生学数学,乐此不疲。在接受本报记者关于奥数热的采访时,刘老师充分肯定了奥数的积极作用,但对目前过分的奥数热表示担忧。出于对数学的热爱,刘老师热切呼吁――

  问:您怎么看待奥数的性质?

  答:相对于学校义务教育的常规数学而言,奥数是一种竞赛数学,在常规数学基础上的加深和加宽,教学对象是那些学有余力,或者在数学上有悟性的孩子。按照多元化智能的观点,每个孩子的智能优势各有不同,有的孩子数理素质强,需要增加,学习奥数对他的发展有好处,也符合中国传统的“因材施教”理念。

  问:从一年级开始学奥数是不是一种不正常的低龄化现象?

  答:不见得。对超常儿童的启蒙教育,很多国家在搞,美国叫天才教育,台湾叫资优教育,日本叫英才教育。前苏联更早。有的国家还立了法,从经费上给予专门的支持。美国就有多种不同形式的竞赛,一年中有许多次考试机会,不需经过特殊培训,获奖者有时还能得到总统颁奖的荣誉。好多大教育家都很重视早期教育的意义。数学的早期教育也是国际公认的,前国际数学教育学会主席弗赖登塔尔就多次强调过,十二、三岁再学几何,已经非常晚了。学习固然应该在孩子生理、心理成熟时开展,但也有以教学促发展的教育规律,不能说孩子到时候就什么都会了。一年级识数以前就可以学儿童几何,但方法要对。

  我认为奥数可以从一年级开始学,关键是老师要教得好,要研究业务,要知道奥数的指导思想和训练方法。一定要注意启发孩子的兴趣,让孩子爱学,学得高兴,这样孩子愿学了,不用家长逼,自己就会催着家长来。课堂要轻松,别怕“乱”,不要制止孩子说话、抢答,允许孩子表现出来,关键看他是否思考了,是否动脑子了,是否体会到成功的高兴了。

  对低龄的小孩,绝对不要讲大道理、不要用物质刺激、不要强迫打骂。如果说学才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强迫,严师出高徒,但学数学、作文、英语就需要灵感,绝不能责骂,一骂孩子的脑子就呆滞了。

  问:既指望学奥数对孩子升学择校起作用,又不能加重孩子的负担,家长该怎么办?

  答:奥数对升学的影响的确是现实情况,但奥数不是唯一的负担,有的竞赛、考试还定级呢,对家长更有刺激作用。奥数没有等级考试,而且教学大纲里也有开展课外活动,培养学生特长一条。孩子学什么、能否坚持下来,选择权、决定权在家长。关键是家长要掌握培养孩子的战略目标,用多元化智能的评价体系考虑孩子的兴趣、特长与不足,绝对不能报过多的班,不能同时报好几个班,钢琴、游泳、画画、舞蹈、奥数……什么都不愿落下。爱因斯坦曾说过,学得过多,必然会流于肤浅。占用了孩子休息娱乐的时间,也学不好。对家长来说,什么都不让孩子学,是懒惰;什么都让孩子学,是盲从,都不可取。

  问:在您看来,奥数热的根源是什么?

  答:奥数过热、过滥,的确令人担忧,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不少举办者更多考虑的是经济收入,对孩子、家长、社会负责考虑得少了一点,办学质量良莠不齐,很难监督、审查、考核,有关部门应该建立动态的评价机制,加强管理。

  二是有的家长出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对孩子的成长缺乏战略考虑。建议家长对孩子要有足够了解,从孩子的兴趣出发,进行谨慎的选择。

  三是优质教育资源的缺乏,为了上一所好学校,家长也有很多无奈。政府应加大教育投入,缩短优势学校和薄弱学校之间的距离,这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不过,换个角度看问题,美国有一万多数学家,而我国才有几千人,21世纪,数学在生活和国家发展中的分量越来越重,我们要从数学大国变成数学强国,就跟乒乓球带动全民健身似的,总得要有广大的基础,也可以说奥数现在还不够热。现实总是混沌的,规律往往要过后才能总结出来,何必从主观上批评奥数热,而不深入探讨其内在根据呢?给奥数热下结论,现在还为时过早,应认真调研,正确引导,让奥数真正发挥作用。(采访者:本报记者 杨咏梅 实习生 孙欣)

  《中国教育报》2004年2月18日第3版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请您记住本站域名:www.shuxueweb.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