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数学专业网

由爱因斯坦揭明的科学发展“三定律”:好奇律 自由律 戒急律

科学网首页<<论坛<<科学评论

20世纪初是现代科学进步的辉煌时代,爱因斯坦是那个时代的北斗和20世纪科学界的龙头。他创立的相对论,乃人类科学范式的一次真正革命。相对论从根本上更新了人们的物质和时空观念。我们这个蓝色的星球,因爱因斯坦生活过而变得更加聪慧起来。
作为科学家而非技术家和实业家的爱因斯坦,以他伟大的创造性观念造福于世。他在审视人类科学发展经验,尤其是通过自身科学思想伟大创造的实践和体悟中,深刻揭明并阐析了现代科学的繁荣之道:好奇律、自由律和戒急律。
2005年,全球都在追溯和纪念这位伟大的科学巨人。研究和掌握爱因斯坦揭明的科学发展定律,促进21世纪我国科学事业的新发展和大繁荣,是我们对爱因斯坦最诚挚的纪念。

好奇律
爱因斯坦揭明,在整个科学进步史上,有益于人类的大多数真正的伟大发现,都不是由强制或计划手段和实用的愿望所推动的,而是由满足纯粹好奇心的愿望所驱动和实现的。
爱因斯坦在《论教育》中指出,做同样的工作,其出发点,可以是恐怖和强制,可以是追求威信和荣誉的好胜心,也可以是对于对象的诚挚的兴趣和追求真理与理解的愿望,即纯真的好奇心。他在《探索的动机》一文中,分析了人们探索科学的不同动机:有人为着纯粹功利目的,有人为着寻求智力上的快感,有人为着消极避世,有人为着渴望看到客观世界的“先定和谐”并得到“普遍的基本定律”。在所有这些出发点或动机中,惟有纯粹的好奇心和了解真理的渴望,才是科学探索的原动力,才能给探索者无穷毅力和耐心,才能导致真正的科学发现和创造。
对自然奥秘的惊奇,寻求客观世界的和谐性和统一性,是爱因斯坦献身科学的纯粹动机。爱因斯坦在四五岁时便对指南针产生了强烈兴趣和好奇心,心想“一定有什么东西深深地隐藏在事物后面”。成年后,他将自己对自然界里显示出来的“崇高庄严和不可思议的秩序”的惊奇,转化为强烈的“科学的宗教感情”。他信仰“客观存在的世界中的完备定律和秩序”,“相信世界在本质上是有秩序的和可认识的”,因而以一种自由的放荡不羁的思辨方式去把握这个世界,以享受那种认识到客观世界先定的和谐性和统一性的“壮丽感觉”。他的科学思想的伟大创造,正是不断满足这种纯粹好奇心的自然产物。
人类的高级思维自惊奇和疑问开始,永不满足的好奇心是创造力的不竭源泉。好奇心的枯竭意味着创造力和智力生活的衰败。任何人在任何时候要想在科学上取得成功,都少不了好奇心和创新精神。为当官、赚钱和虚荣而做研究,永远得不到科学真谛。致力于激励、培养好奇心,永远保持对科学研究的好奇心、兴趣和热情,鼓励支持科学家好奇心驱动的自由研究,乃通向科学繁荣之大道。

自由律
自由是科学发达和繁荣的根本条件,没有主体的内心自由和社会的外在自由,就没有科学创造和科学繁荣。这是爱因斯坦揭明的又一繁荣科学之定律。
爱因斯坦认定:“凡是真正伟大的并且激动人心的东西,都是由能够自由地劳动的个人创造出来的”;“自由是科学健康发展所必需的”,“科学进步的先决条件是不受限制地交换一切结果和意见的可能性――在一切脑力劳动领域里的言论自由和科学自由”;“只有在自由的社会,人才能有所发明,并且创造出文化价值”;社会每个人自由而有责任心的发展,使得人人都“得以在为全人类的服务中自由地、愉快地贡献出他的力量”,从而使包括科学事业在内的社会各项事业得以蓬勃发展。
在爱因斯坦那里,自由被剖解为主体内心自由和社会外在自由两个基本方面。他指出,主体的内心自由(或心灵自由、思想自由、精神自由),就是主体“思想上不受权威和社会偏见的束缚,也不受一般违背哲理的常规和习惯的束缚”。社会外在自由乃这样一种社会条件,即“一个人不会因为他发表了关于知识的一般和特殊问题的意见和主张而遭受危险或者严重的损害”;这种社会条件既要通过法律加以保障,又必须使全体人民具有一种宽容精神,从而使“一切个人的精神发展成为可能”。爱因斯坦强调:“只有不断地、自觉地争取外在的自由和内心的自由,精神上的发展和完善才有可能。”
科学繁荣所以必须要有高度的心灵自由和社会自由,是由科学探索的本性决定的。在爱因斯坦看来,一方面,由于“我们的一切思维都是概念的一种自由游戏”,“在建立科学时,我们免不了要自由地创造概念”,实际上,在人们的思维和语言中所出现的各种概念,“都是思维的自由创造”,科学就是“人类头脑用其自由发明出来的观念和概念的创造”。这就必然要求科学探索者摆脱各种心灵枷锁,保持高度的内心自由。另一方面,这些自由创造出来的观念和概念的“适用性”或真理性,还须以“后验的方法来检验”,须发表出来与同行交流,须讲授出去与公众同享。因而,爱因斯坦强调,整个社会就必须有充分的外部自由,以保障和实现个人探求真理以及发表他认为正确的东西的权利;“追求真理和科学知识,应当被任何政府视为神圣不可侵犯;而且尊重那些诚挚地追求真理和科学知识的人的自由应该作为整个社会的最高利益。”

自由是人类的至善之求。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发展的条件。一个人的“内心自由”同他自身精神力量所达成的状态成正比。一个民族的精神高度和科学水准,更决定于该民族国家社会自由的深度、广度和高度。

戒急律
真正由好奇心驱动的自由科学探索,皆无具体的实用目的或商业目的。一项伟大的科学发现及其对人类事务的影响,均不可能立竿见影。必须摈弃急功近利才有科学繁荣,这是爱因斯坦揭明的第三条定律。
现代科学发展史业已表明,一流科学成果需要一二十年、二三十年才能出炉,甚至可能一辈子也做出不来;而一项重大成果从发现到应用,总要经历一段时间:短则几年几十年,长则甚至上百年。因而,爱因斯坦在《科学的困境》中明确告知:“科学,如果要繁荣,就不应当有实用的目的。作为一个普遍的规律,科学所创造的知识和方法只是间接地有助于实用的目的,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还要等到几代以后才能见效。”
在爱因斯坦心目中,科学对人类事务的影响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科学直接地、并在更大程度上间接地生产出完全改变了人类生活的工具。”但科学这种影响方式的实际效果,绝不是立竿见影地即刻转化为诸如蒸汽机、铁路、电力和电灯、电报、无线电、汽车、飞机、炸药等等的发明,而在于科学使这些“丰富生活的东西的发明成为可能”。第二种方式是教育性质的――科学作用于心灵。科学对于人类理智的影响和它的“不朽的荣誉,在于它通过对人类心灵的作用,克服了人们在自己面前和在自然界面前的不安全感”。科学还为人类提供智慧与思辨的享受。
“无用”科学有大用。科学对人类事务的这两种影响方式虽然是缓慢的、潜移默化的,但月积年累的长期影响和作用结果,却是重大的、改天换地的。像海尔、卢瑟福和爱因斯坦等人一方面将人类带入最遥远的宇宙领域,另一方面将束缚在原子中的无穷的能量释放出来。这些人完全出于好奇心而做的研究,可使人力物力得以发挥更大功用,可使人类生活改观。难怪爱因斯坦要告诫人们:对“无用”科学忽视、阻碍,国家就会失去“给工业指出新的途径”的“有独立见解和判断的”一类脑力劳动者;“国家的文化生活就会枯竭,结果会使未来发展的许多可能性受到摧残”。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请您记住本站域名:www.shuxueweb.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