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数学专业网

搞科研就是要有点牺牲精神

科学网首页<<今日要闻<<当前页
科学时报记者黄辛

“搞科研就是要有点牺牲精神”,中科院上海技物所共产党员、“风云”二号卫星副总师陈桂林院士的一句话,可谓是日前举行的中科院上海分院党员先进事迹报告会的点睛之语。
此次报告会上的各位演讲者,结合自己的生活、科研经历,从各个角度道出中国科技人员的努力拼搏和默默奉献。中科院上海分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华仁长评价说,在全面推进知识创新工程试点过程中,在他们身上集中展现了新时期科技战线共产党员的风采。他们的百折不挠和真情告白发人深思、催人奋进……

陈桂林院士:拼命学,拼命干

陈桂林院士现任“风云”二号气象卫星副总设计师,全面负责多通道扫描辐射计的研制工作。为使我国“风云”二号气象卫星装载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多通道扫描辐射计早日飞上太空,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陈桂林全身心扑在工作上,拼命学,拼命干,十多年如一日。

1989年,正当他带领大家完成多通道扫描辐射计初样产品的研制,并紧张地进行评审各项准备工作的时候,因过度疲劳引起突发性耳聋而病倒。这种病发作时令人痛苦难熬,但他强忍病痛、坚持工作,直到最终不得不住院治疗。

1994年1月中旬陈桂林院士与试验队同志一起赴西昌卫星基地参加“风云”二号气象卫星首次发射工作。由于长期疲劳过度,病魔再次光顾他。他的一只眼睛突然模糊不清,但仍坚持在现场进行整机测试和赶写测试总结报告。他的视力障碍被试验队医生发现,诊断为视网膜脱落,如不及时治疗,就会失明。

1994年4月,“风云”二号气象卫星在发射基地由于发生意外事故,使花费近10年心血的成果付之东流。在中央的关怀下,重新研制“风云”二号气象卫星、并尽快将卫星送上天的战斗又打响了。陈桂林从医院做完视网膜手术,顾不上休息就回到岗位,积极投入到再次研制“风云”二号气象卫星多通道扫描辐射计及其全部地面测试设备的工作之中。由于陈桂林院士与全组同志一起齐心协力、争分夺秒、确保质量,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就向卫星总体部门交付了两套多通道扫描辐射计正样产品,做到各项性能和质量指标一次验收合格,并于1997年6月10日随卫星发射成功,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陈桂林院士带领课题组于2000年承担了“风云”二号02批扫描辐射计增加2个红外探测波段的研制任务。2002年10月完成初样并转入正样研制;2004年10月19日发射成功;2005年元月一日投入应用试运行;2005年6月正式投入业务运行。卫星的运行实践表明,该项技术改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第一代气象卫星上实现国际上第二代气象卫星的主要技术水平。

陈桂林院士在完成卫星工程的繁重任务中,还勇于开拓,把卫星姿态敏感器的技术成果推广应用于钢铁行业。他们的课题组与上海新沪钢铁厂合作,开展“CCD被动式光电在线侧径仪”产品的开发研究,经过努力取得了成功。目前该产品已在上海钢铁二、三、五厂,宝钢,以及国内各地的其他一些钢铁厂应用,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该项产品技术先进,而价格却只需国外同类产品价格(16万美元)的七分之一。

蒋锡夔院士:刚正直率,宽厚待人

2003年2月,当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所蒋锡夔院士从江泽民同志手中接过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证书后,最大的感受是:多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得到了国家的承认……这是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连续四年空缺后,由他们摘得的。一场志夺原创的科研长跑,蒋锡夔坚持了20多年。从上世纪的一身硬朗到今天的步履蹒跚;从先后50多人参与,到只剩下几人坚守;从白手起家,直至今天世界的公认,并问鼎国家自然科学奖、接受共和国的表彰,其中的艰辛和苦涩常人难以想象……

蒋锡夔院士长期从事基础研究工作,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默默无闻,既没有名,更谈不上利。他常说:我对科学有一种“好奇心”,促使我产生强烈的探索自然奥秘、追求破解的欲望。

在长期的攻关征途上,除了不懈的追求精神,更需要为了追求科学真理的无私无畏精神。蒋锡夔的刚正直率和宽厚待人在上海有机所是有口皆碑的。他对记者说:“我一直认为一个科学家的‘德’比‘才’更重要。因为‘德’不仅指个人的道德品质,对科学工作者来说,还包括其学风。”因此,蒋锡夔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不说违背自己意愿的话,对自己所选的科研项目抱有坚定的信心。他不善于迎合“潮流”,也不会讲“时髦”话。为了科学真理,他往往敢于排除干扰,旗帜鲜明地讲出自己的观点。

“自然科学是实验科学,没有反复的验证,没有各种条件下的数据一致性,难以建立起严密的理论体系。”其实,有关此次一等奖的主要论文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都已发表,但蒋锡夔和同事们并不急于申报任何奖项,而是依然保持一贯的低调作风。他们认为,真理必须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检验,要对后人负责。直到几年前,这项工作的两个主要方面――有机分子簇集和自由基化学的研究,才分别获得1999年和2001年的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

黄耀曾院士和戴立信院士曾经撰文道:“蒋先生不仅是我国物理有机基础研究的带头人之一,在科学实验的严谨性上(他)又是一个楷模。”

曹俊诚:凭勇气探索未知
“太赫兹(THz)波段半导体器件与物理”是当代最前沿的科技领域。长期以来,由于缺乏有效的THz辐射产生和检测方法,人们对于该波段电磁辐射性质的了解非常有限,以至于该波段被称为电磁波谱中的“THz空隙”。

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年仅38岁的曹俊诚选取“太赫兹(THz)波段半导体器件与物理”作为研究方向,是需要“勇气和魄力”的。在多年从事低维半导体器件与物理研究的坚实基础上,曹俊诚以敏锐的目光投向世界科技前沿,毅然选取了这一研究方向。

领域全新、经验全无、资料匮缺,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拦路虎”没有吓退曹俊诚和他的团队。按照既定目标,他凭着坚强的意志,以最快的速度一头扎进了崭新的领域。挑灯夜战,一个面包一瓶矿泉水,对曹俊诚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经过近四年如一日的潜心钻研,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所带领的课题组在这一领域中取得了一系列有国际影响力的成果:提出了THz辐射感生的碰撞离化机制,首次解释了强THz辐射在低维半导体中的吸收规律,发表在国际最权威的物理杂志美国《物理评论快报》上,为国内首篇发表在该杂志上关于THz研究的论文,并率先研制成功THz量子阱探测器;首次给出了量子阱子带间跃迁的等离子模式与声子模式共振耦合的证据,开辟了实现声子或极化子激光器的新途径;建立了基于微观流体动力学模型的低维半导体器件模拟方法,突破了多年来这一领域的研究在漂移―扩散模型框架内停滞不前的局面,并提出了可调频量子阱负有效质量THz振荡器的物理思想,合作研制成功THz量子级联激光器。

曹俊诚带领的课题组,在国内外重要刊物如美国《物理评论快报》、《物理评论B辑》以及《应用物理快报》等发表论文90余篇,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

孙兵:做保护人类健康的先锋

在此次报告会上,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化与细胞所孙兵研究员向人们畅谈了自己的理想。

在美国NIH做博士后和高级访问学者期间,孙兵系统地研究了Th1和Th2细胞的分化和调节与自身免疫病的关系,成果突出。但他并不眷恋国外舒适的科研和生活条件,于1999年回国。

2003年一场前所未有的SARS大暴发令国人永难忘却。孙兵成为这场战役的先锋,他较早开展了“SARS病毒的诊断性抗体的制备”研究项目,计划分别用合成肽和表达的蛋白免疫家兔和小鼠制备多抗和单抗,尽早研制出SARS早期诊断的试剂盒。同时,希望通过对抗体的筛选,能找到有中和SARS病毒感染作用的抗体。

用病毒抗原测抗体是目前临床上鉴别诊断SARS的主要方法,但抗体产生有滞后效应。孙兵带领他的研究组“反其道而行之”,研究用“果”检测“因”技术,赶在病人出现病状前“擒获”病魔,抢时间阻断传播途径。这是一项创新性的工作,对SARS的早期诊断及治疗均有重要的生物学意义和社会意义。

一个多月的时间,孙兵和同事们放弃了正常的休息,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投入到繁重的科研攻关实验中,通过与生科院生物信息学中心、军事医学科学院等单位携手合作,用人工方法合成了SARS病毒的15个多肽片段,将其注入兔子和小鼠体内,成功制备了针对SARS病毒S、N蛋白的特异性抗体。其后,上海疾病预防控制中心P3实验室和军事医学院P3实验室的实验分别证实,有3种抗体可与SARS病毒的蛋白结合,并与SARS病人血清有强阳性反应。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人体内只要有SARS病毒,这种抗体就能直接检测出来,为SARS疾病的治疗发展了一种重要的方法。

由孙兵推动组织的抗体中心成立以来,已先后制备了60多种抗体。事实上,孙兵在将更多精力投入抗体平台建设时,无形中影响了他发表文章,但他认为自己的奉献是“完全值得的”。实践证明,在与SARS的较量中,生科院能较快地获得针对SARS病毒蛋白的特异性抗体,正是得益于两年前就部署和建立的抗体技术平台。“今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仍然会毫不犹豫地行动。”孙兵说。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请您记住本站域名:www.shuxueweb.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