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数学专业网

聂华桐:学术研究不能像加工工艺品(I)

《科学时报》大学周刊

聂华桐:1935年10月29日出生于湖北汉口,1957年获台湾大学理学学士,1966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现任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杨振宁理论物理研究所教授;香港科技大学兼职教授;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客座教授。于1980年任美国(华裔)科技教育协会常务理事至今。

◆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应该有几所大学,以追求知识、追求学问为理念。

◆人文教育不光是大学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环境的问题。

◆目前在中国,硬环境已经不成问题,但是软环境要改善还需要时间。

□采访:刘艳萍

受访:聂华桐 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高等研究中心:八年三位教授

《大学周刊》:您一直在美国,十年前到香港科技大学,八年前又回到国内,是什么原因促使您下决心到清华来的?

聂华桐:应该是一种中国情结吧。我想不少人有这样的一个感觉,就是一个人出国以后,反而会变得对自己的祖国特别关怀。我自己也是。我是从台湾到美国上研究院的,是在哈佛大学听了写《西行漫记》的斯诺(Edgar Snow)和写中印边界战争的格林(Felix Green)的演讲和读了他们的书以后,才真正开始关注国内的种种发展,从认同到向往,也曾积极计划回归。所以1997年清华大学成立高等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在周光召院长的推荐下,王大中校长和杨振宁先生邀请我来中心时,我并不需要多考虑,就辞去了香港那边的工作,也辞去了纽约州立大学的职位,到清华来了。

《大学周刊》:除了杨先生和您之外,中心还邀请了哪些科学家?

聂华桐:最早请到中心的是朱邦芬,但是他已经在两年前离开中心转任清华大学物理系系主任。随后是翁征宇,他是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毕业时名列前茅。他研究的是高温超导理论,成绩非常突出,我认为他是那个领域里最杰出的青年学者之一。一年前,请到了姚期智,他是著名的理论计算机科学家,大家都知道。半年前又请到了破解国际上被广泛采用的两大密码算法的王晓云教授,姚期智教授认为她的工作是那一行里最近几年里最杰出的突破。

《大学周刊》:中心的用人制度是怎样的?

聂华桐:中心分教授、研究员、副研究员及博士后几个层次,只有教授是终身制,研究员和副研究员都是三年加三年制,就是说,三年一个聘期,可以续聘三年,但如果六年后不能升级,就不再续聘。我们的想法是,最后能够成为中心教授的,他们的学术水平应该是和国外一流大学里的教员属于同一个档次。

《大学周刊》:现在中心成立已经八年,还是只有三位教授,这与其他学校相比,是非常缓慢的。

聂华桐:没办法,如果只是为了声势,多请人当然并不困难。我们的原则是请来的人必须要合适才行,不合适就宁愿不请。一下子请足了人,就难有发展的余地。

《大学周刊》:中心成立了八年,有哪些重要的研究成果?

聂华桐:中心的研究人员在他们的研究领域发表了一些很不错的工作。比如说,翁征宇继续在发展他在高温超导理论方面的工作,在世界同行里越来越被看好。我想顺便一说,做基础科学研究工作,重要的学术成果不是说出就出,是要靠能力,靠锲而不舍的追求,也要靠机缘。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才、又能潜心做学问是关键。我们一直都在物色素质一流而又有发展潜力的年轻学者,但是他们最后是否都能够出重要的学术成果,这个谁也说不准。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中心就是为了学术而学术。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宽松的学术环境,跟国外的一流大学情形相近,让研究人员能够安心工作,能够完全为了他的兴趣去追求学问,而不是为了获得奖励去做他的研究工作。

《大学周刊》:但是现在一个问题是,个人的兴趣和国家的需要有时是需要调和的,就国内的情形而言,还是有很多现实需要的。

聂华桐: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所以我并不提倡中心模式向全国推广。可是,中国有这么多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应该有各种不同的层次和模式,为各种不同的需要服务。我想,至少应该有那么几所大学,将来是能够做出世界一流的学术研究成绩的。现在,国内的确还是有许多实际发展上的需要,可是从整个国家的长期发展来看,研究工作需要有层次、有短期和长期的打算。多数影响深远的科学成果,是从追求知识的动机出发的,而不是为了当前的生产技术服务。像美国最好的一些大学,之所以成为世界一流,就是以追求知识为理念。当然,现在国内不可能也不需要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中心,可是迟早还需要再有几个像我们这样的研究中心能冒出来。学术研究是长远的,对国内的发展是必需的。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应该有几所大学,以追求知识、追求学问为理念。

一所大学最主要的是,追求知识和教育学生

《大学周刊》:近几年,国内很关注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您是怎么理解世界一流大学的?

聂华桐:一提起一流大学,国内有些人喜欢用指标去衡量。其实通常讲起国外的一流大学,大家心里一般都有数是哪几所,不用去看指标。我认为一个一流大学至少在相当多的重要学科里,它的研究和教学水平是属于世界前茅的,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应该是最优秀的,将来会在社会上成为各行各业里的领袖人物。一流大学有两个同等重要的目的,一个是追求新知识,另一个是教育学生,这两点决定一所学校是不是一流。

《大学周刊》:那您认为作为一流大学的学生素质应该是怎样的?

聂华桐:说起学生的素质,我感觉中国最好的这几所大学,学生至少在进校时是非常优秀的、素质很好。主要的问题不是学生素质的好坏,而是教员素质的好坏,以及教育理念和学科设置的好坏。最好的学生进校以后,大学有没有负起责任,把他们更进一步陶冶启发,使他们在离校时发展成为更好的人才,这才是根本问题。就像我刚才说的,一个大学最重要的,就是追求知识,就是培育人才。这两点如果能够做好的话,学校就能向好的方向走,学生素质自然也就会提高。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请您记住本站域名:www.shuxueweb.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