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数学专业网

英国《自然》杂志批评提前发表不完整成果信息的做法

(科学时报6月14日文章,王丹红/编译报道)

未经同行评议,不应过早见诸报端

“这是一个伟大的壮举;一个令人惊叹的发现;远远走在时间的前面。”当韩国科学家黄禹锡等人在上月宣布研制出与患者个人相匹配的干细胞系时,评论家们用大量的赞美之词称颂这项工作。这项工作被认为在利用干细胞进行疾病的研究和治疗方面迈出重要的一步,研究结果发表在5月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上。

然而在英国,许多消息灵通的公众都认为是英国科学家而不是韩国科学家推动了干细胞研究的步伐。因为在黄禹锡的论文公开发表之时,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一组生物学家也发表了类似的一篇论文,但这篇“论文”仅仅只有摘要部分。为此,《自然》杂志认为,由生殖专家Alison Murdoch领导的研究小组所做的工作不能与黄禹锡的成就相提并论,他们只描述了克隆胚胎的创立,而不是细胞系的提取,但他们却在英国媒体上先声夺人,抢在黄禹锡之前将结果公之于众。

如果这只是国内媒体更热衷于本国成就的一种常见做法,那么问题并不怎么严重。但是,纽卡斯尔大学研究小组公开其成果的做法并非仅仅占据了当天的报纸头条。自从两个工作几乎同时公布之后,该领域的研究人员愤怒地告诉《自然》杂志,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人员是冒着损害科学和公众对科学的理解的风险在做这些事情。

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小组将他们的论文投递给一份位于英国剑桥城的独立电子期刊:《再生生物医学在线期刊》,这个期刊有一个非同寻常的政策:即论文一旦被送给同行评审,论文的摘要就可同时刊登在期刊的网站上。但论文的全部内容是保密的,直到论文被发表后才公开。因此,科学记者通过简短的电话介绍得知了这一新发现,他们只在网上看到未经同行评议的论文摘要,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自然》杂志指出,现在并不能确定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小组是有意要在论文的发表时间上赶超韩国同行呢,或者他们只是偶然地将这篇论文投递给这份期刊。理想的状态是,科学记者应该知道一个突破性成就与局部补充性成果间的区别。

但是,在未经同行评议,而且在没有清楚告知记者研究结果还未经评审的情况下,提前发表不完整的信息,这种做法有悖于科学精神。原则上,一篇送审的论文在经同行评议后可能会被要求修改,也可能被拒绝发表。因此,将正在评审中的研究结果告诉公众可能会误导公众。没有提供完整的论文,也让其他研究人员无法对纽卡斯尔小组的工作进行评估或做出反应。

工业界习惯于向媒体公布研究成果,但出于商业理由又要保密数据,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破坏性做法。科学家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就是接受公共经费资助的研究人员也加入到这种“游戏”中。在技术和伦理都充满争议的干细胞领域,这种做法是在玩火。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请您记住本站域名:www.shuxueweb.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