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数学专业网

多给教师一些人文关怀

    记得有位西哲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当一个人诉说着自己不自由的时候,他是自由的;因为一个真正不自由的人,他是连“不自由”也无法言说的。同样,今天我在这里呼吁多给教师一点人文关怀的时候,我正深深体味着一名教师所得到的,较之昔日大为提高了的种种物质上的待遇。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仅仅满足于提高教师的经济地位、改善他们的物质生活状况,我以为已经远远不够了,他们还有必要得到更多的人文关怀。而这种人文关怀与提高他们的物质待遇相比,其重要性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了证明我不是在无病呻吟,我想先援引一份官方公布的由“国家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课题组”对数千名中小学教师进行的心理调查的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教师中,
有51%的人存在着种种心理问题,其中近三分之一的人属于“轻度心理障碍”。人们常将教师称之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今这些“灵魂的工程师”连自己的心理都出了问题,这实在是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
    教师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甚至专修过教育学、心理学,按理说应该有着超越常人的心理保健能力和对不良心理的排解能力,但何以有心理问题的教师会超过半数?甚至有那么多的人有心理障碍?有关专家就此作出分析:工作过于繁重、心理压力过大、福利待遇缺乏保障等等乃是导致广大教师心理不良的主要原因。在我看来,论工作繁重,教师职业比不上工人农民;谈福利待遇,他们较前也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缘何教师的心理不健康现象要超过其他职业、要胜过从前?我想心理负担过重、压力过大才是导致教师心理不良的最根本的原因。
    人们爱将市场经济称为知识经济,“知识”一旦与“经济”结缘便不能不引起人们的热切关注。应该说今天人们对教育的关注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而所有的关注又都凝聚成了对学校、对教师过高的期望。家长们一掷千金乃至万金送孩子入学,这正属于时下人们口头上流行的时髦语:“智力投资”,既为“投资”,所求的正是从孩子身上得到相应回报。而这种回报的实现正依赖于学校、教师的付出。故而教育教学质量的高低将直接关系着一所学校的收入乃至生存,尤其是那些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起伏的民办学校,由于缺少了国家、政府强有力的经济支撑,只能靠自身的办学质量在如林的学校中冲开一条血路。而教师的经济利益又是与学校状况息息相关的(公办学校还稍好些,但即便是公办学校的教师,其工资之外的奖金、福利也是相差甚大如隔霄壤的;至于民办学校,教师的工资福利则完完全全靠学校发放,教师的生存质量便与学校紧密相联),“校兴我荣,校衰我辱”已经不再是不少学校“官方”提出的“警戒语”,而成了相当一部分有生存危机的教师的共识。
    即便每个人都有着“以校为家”的观念,相当一部分学校(包括不少公办学校)的领导还是来了个“压力转嫁”,将教学质量(细化为“学生考分”)与教师的收入捆绑在一起。我曾经到过一所股份制学校,这所学校期中、期末考试,班级之间学生平均成绩哪怕只相差0.1分,都要在教师收入中有较大的体现。如此,便使得每次考试教师都心存忧虑、如临大敌,甚至用一些“小动作”,鼓励学生用不良手段“创分”。试想,在如此管理机制下生存的教师,怎会没有心理上的阴影?只怕这种教师心理上的阴影还会笼罩我们的学生!
    其实,更让教师难以接受的,是不少学校(尤其是一些民办学校)“资方”对教师的人格上的不尊重。我的一位朋友几经周折来到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与当地一所著名的私立学校签下了工作合同。一天夜里,他班上的一名学生(一位很富有的外企老板的公子)睡觉时掉到了床下,摔折了胳膊,校长惊惶之中竟当着学生的面冲他喝道:“你知道吗?你的命都抵不上他的这条胳膊!”正是这句话,促使他又一次踏上了寻找理想学校的道路。
    我的那位朋友应该说是一位颇有才气的语文教学的高手,可身上又多出了几分乌托邦的气息。所以他先后辗转了近十所学校而终不如意。在一篇回顾其教育生涯的文章中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永远有一种感觉:在路上。”“在路上”,语含几分诗意,更带几分苍凉。
    人生是需要诗意的,但更需要温暖。何时能让我们的教师生涯中毋庸再品味苍凉?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请您记住本站域名:www.shuxueweb.com!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